手机端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科学探索 >

盘点古代那些后妃的国亡诗词


 古代江山易析之时,那些被养在宫闱禁地的后妃,往往成为皇权的殉葬品。当遭受国亡家破的社会剧变时,从后妃的一些诗词里,能够扪触到她们心路历程,或反抗,或怨恚,或忧伤……
 春秋时,楚文王十四年,楚国举兵攻破息国,抓获国君息侯及其夫人息妫。楚文王贬息侯为守门人,却垂涎息妫的貌美,关她在宫中,欲强纳为妾。
 汉代刘向《列女传》记叙,一天,楚文王离宫出游,息妫乘机溜出来找息侯,表明决不改嫁楚王。并作《大车》诗,末四句:“谷则异室,死则同穴。谓予不信,有如皦日。”
 其意是生不能寓居在一同,死则埋在一同。要是以为我说谎,有亮堂的太阳作证。并劝说息侯一同以死反抗。可看到息侯态度暧昧,她便义无反顾地自杀身死。
 五代时,蜀国后主孟昶有位妃子费氏,称花蕊夫人。青城人,以才色当选蜀宫。乾德三年,宋太祖赵匡胤出兵攻击后蜀,孟昶屈服。
 后蜀消亡,花蕊夫人随孟昶归宋。途经嘉陵江西岸的葭萌驿,花蕊夫人心绪悲苦,执笔题壁一词:“初离蜀道心将碎,离恨连绵,春日如年,立刻不时闻杜鹃。”不料,才写下二十二个字,押解的军骑促行,无法写完。
 后来有无名氏戏续下半阕:“三千宫女如花貌,妾最婵娟,此去朝天,只恐君王恩爱偏”。有人评说续篇:“不只虚空架桥,亦且狗尾续貂。”
 赵匡胤传闻花蕊夫人才色兼备,即召入宫,令其赋诗。花蕊夫人悲愤地诵其国亡诗:“君王城上竖降旗,妾在深宫那得知;十四万人齐解甲,更无一个是男儿。”
 其时两军对垒,后蜀兵十四万,而宋军仅数万人,却落个亡国屈服,也就难怪花蕊夫人言词剧烈,骂得痛快淋漓了。
 不过,花蕊夫人未得善终。其时,皇弟赵匡义因宋太祖不听劝谏,被花蕊夫人所利诱;所以,借一次宫苑打猎,赵匡义暼见花蕊夫人随侍在侧,便佯作误射,一箭夺了花蕊夫人性命。这种命运的组织,绝非无名氏的续篇所能奢想。
 南宋末年,因为一位妃嫔的国亡词还惹起了翰墨对错。
 德祐二年二月,谢太皇太后偕宋恭宗赵上表屈服元朝。三月,元统帅伯颜将南宋的谢、全两位太后、帝、诸大臣以及三学学生等,俘虏北上。
 其间,后宫一位王昭仪,名清惠,亦在俘虏之列。据清人《词苑丛谈》卷六引录,北上途中,王昭仪题《满江红》词于驿馆墙面:
 “太液芙蓉,浑不似旧时色彩,曾记住春风雨露,玉楼金阙。名播兰簪妃后里,晕潮莲脸君王侧。忽一朝鼙鼓揭天来,富贵歇。龙虎散,风云灭,千古恨,凭谁说?对关河百二,泪霑襟血。驿馆夜惊尘土梦,宫车晓碾关山月,愿嫦娥相顾肯沉着,随圆缺。”
 王昭仪的国亡词,无非慨叹命运多舛,国家兴亡的突变,属一个弱女子的无法无助的悱恻之情。但是,当文天祥丞相看到此词,对末句颇有谴责。大叹“惋惜”,以为“沉着圆缺”之语“少商议”,爽性为她代作词二首。
 其一的词末几句改为“想男儿大方,嚼穿齦血。回忆昭阳离落日,悲伤铜雀迎新月。算妾身,不肯似天家,金瓯缺”。其二的词末几句改为“向南阳阡上,满襟清血。世态便如翻覆雨,妾身原是分明月。笑乐昌,一段好风流,菱花缺”。
 不难看出,改动之意大喊捐躯殉国,女子不让须眉;或许保身自洁,直白黄冠之志。这当属男权社会传统之道。据载,后来王昭仪抵上都,向元世祖忽必烈恳请落发,获准当女道士,号沖华。至此,一段翰墨对错也算一清二白了。
 在我国,由母系社会进入父系社会后,男权包含皇权、父权、夫权等等登峰造极,哪怕后妃们也是无法逃脱捆绑的。特别国亡一刻,对女子的存亡荣辱无不打上惨烈的前史印记,诗词一类的文字也就成为演化的纪录与轨道。
 

相关阅读